快捷搜索:

撰写该报告的环境评估委员会主席Joan,旨在保护

美欧自贸协定或对环境带来负面影响

目录

本报讯 要贸易还是要树木?关于绿色标准的差异是否会损害美国和欧盟之间可能有利可图的自由贸易协定?答案是肯定的,英国议会一个委员会日前在一份报告中警告说。该报告关注的是“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带来的环境影响,而上述协议旨在消除目前跨越大西洋进行贸易存在的障碍。

欧洲反TTIP 游行:“疯狂”的反对人数

该报告提出的最大担忧在于,为避免干扰自由贸易,TTIP将破坏或者削弱为保护公众和环境免受损害而制定的法律。例如,报告指出,在欧洲有1300种化学物质被限制在化妆品中使用,而在美国仅有11种。同样,含有李斯特菌的奶酪在美国是被完全禁止的,但在欧洲可以公开销售。报告警告说,如果严厉的环境法规破坏了生意机会,这种在安全和环境标准方面的差异会让私营公司起诉政府。

欧盟网站:97%的反对声音

“TTIP的关注点在于其在促进跨大西洋贸易方面的潜力,但这不能以抛弃来之不易的环境和公众健康保护举措作为代价。”撰写该报告的环境评估委员会主席Joan Walley表示。

谈判不透明:黑箱操作,偏向跨国公司

在环境立法方面的两极分化方式,将导致一些围绕TTIP而起的跨大西洋摩擦。欧洲要相对谨慎得多,奉行所谓的预防原则。如果诸如转基因作物等技术的安全性不能被无可争辩地展示出来,那么这些技术将被禁止。美国则依赖于对风险和收益的平衡,允许有潜在风险的开发活动进行,并且希望任何随之而来的问题都能通过诉讼得到解决。

TTIP为不可逆的私有化、小政府开道

另一个重要担忧是,如果外国投资者将收入损失归咎于严格或不公平的环境法规,他们将起诉各国政府。此类问题目前正在欧洲引发冲突。比如,瑞典核公司Vattenfall起诉德国政府,要求后者为其在20年内而不是最初计划的50年内逐步取消核电的决定赔偿40亿欧元。

ISDS:旨在保护外资

《中国科学报》 (2015-03-11 第1版 要闻)

转基因:严重威胁欧洲食品安全

欧知名智库反对TTIP:欧成美牵制中国牺牲品

欧洲反TTIP 游行:“疯狂”的反对人数

当地时间10月10日中午12点,一场近年来规模罕见的游行在德国首都柏林发生。

游行主旨是反对美国和欧盟之间正在谈判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该谈判最早预计在2016年完成。

TTIP是10月5日在亚特兰大达成基本协议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欧洲孪生兄弟,两者旨在建造两个新的自由贸易同盟,进一步消除现有投资和贸易壁垒。

TTIP的前身设想最早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几经变化,最后在2013年中正式启动,囊括欧盟和美国共29个国家,2014年GDP总量为35.92万亿美元;TTP的雏形诞生略晚,约在21世纪初,2008年美国加入谈判后,最终囊括了亚太地区12个国家,2014年GDP总量为28.05万亿美元。

反对者人数之众,超出了柏林警方的预期。一位警察在被记者询问参与人数时答道:“疯狂。”警方给出的数字是15万人,但组织者声称,约有25万人从德国各地乃至欧洲不同国家赶来参加。在此之前,由欧洲非政府组织、工会联盟和保护消费者团体组成的“停止TTIP”运动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要求“立即终止TTIP谈判”的请愿信。这场反TTIP民间运动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已经获得超过300万人的签名支持,其中50多万人来自英国。

德国民调公司Emnid七月的最新调查显示,42%民众赞成TTIP,36%反对。去年二月Emnid首次调查时,反对者仅25%。抗议活动主办单位发言人亚历山大说:“过去几个月,社会氛围变化很大,我们相信现在大多数人都支持我们。”

支持TTIP的新自由主义阵营人数相形见绌,但是他们拿出了钱在游行路线沿线做广告。自由民主党在街边立起一人高的大广告牌:“你的批萨:意大利的。你的咖啡:巴西的。你的假期:在土耳其。而你要反对自由贸易?”游行者在牌子前笑着举起胳膊拍照。地铁站里,BDI、Bitkom等公司做的大型广告写道:“为什么我们需要TTIP?为更多的就业和创业机会,更多生产力和低价产品,为我们欧洲在全球贸易中的利益。”

欧盟网站:97%的反对声音

在欧盟委员会官网咨询公众意见的页面上,97%的受访者对TTIP给出了否定评价,“所有人都只是为了一件事——NO TTIP”。一项由欧洲公民自主发起反对TTIP的行动已经获得了超过230万人的签名支持,请愿停止TTIP的谈判。

欧洲委员会破天荒地收到了15万则反馈,其中超过1/3来自英国,委员会官员惊讶于他们所收到反馈的数量,同时也没想到其中绝大数意见都是负面的。

前9次谈判,抗议队伍的阵势都不小,全欧洲共有600多个抗议TTIP谈判的组织。“我们曾经在德国发起过200多场抗议游行。”詹姆斯·劳的“队伍”那次是在慕尼黑,“当天有2.3万人上街”。

“TTIP是21世纪的特洛伊木马,美国大企业就在马肚子里面。”詹姆斯·劳称。

谈判不透明:黑箱操作,偏向跨国公司

双方于2013年开始谈判,前几轮还算顺利,但随着谈判的深入,双方的分歧越来越大。TTIP是从2014年10月初第七轮谈判后陷入停滞状态的。此后的4个月间,双方没有进行过新一轮磋商,直到2015年2月才重新开始,紧赶慢赶,7月13日至7月17日,双方总算开始了第十轮谈判。欧美原计划在去年秋天完成初步协议,2016年美国大选前完成整个谈判。现在,进度已经完全落后于计划。

谈判透明度问题很令人头疼。欧盟成员国的代表怀疑布鲁塞尔的谈判人员在暗地里的谈判会损害他们的利益,进而要求公开正在谈判中的文件。执行谈判的欧委会因此遭受到来自成员国越来越大的压力。

尽管美欧双方对提高透明度问题的表态都相当积极,但欧盟一方做出的实质性妥协更多。除了敏感行业和税目文件外,欧盟目前已经公布了包括欧洲理事会的授权文本、欧洲议会的建议决议、欧委会的谈判立场、行业组织的磋商记录和各种研究分析报告等大量文件。

在10月10日游行现场,玛丽安娜,一位柏林工业大学的生态和环境规划系学生解释了她参与反对游行的原因:“我其实反对的是整个谈判的秘密程序。如果谈判条款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不拿出来让大家看?一切都在布鲁塞尔和华盛顿之间偷偷决定了,这当中太多猫腻。”

TTIP高度保密的谈判过程的确引发了诸多不满和疑问,除了参与谈判者,他人很难见到内容全文。直到如今,欧盟各国政府官员如果要看到TTIP协定内容,还需要去往美国使馆,而各国议会迄今没有见到全文,虽然当中有些部分是需要成员国议会批准的。而那些只需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批准即可生效的部分,则绕过了各国议会这个环节。

TTIP为不可逆的私有化开道

英国《独立报》特邀作者Lee Williams在10月6日发表的《TTIP是什么?你应该害怕它的六个原因》一文,总结了主要的几点反对原因,事实上,这也是TTIP在美国和欧盟之间谈判僵持的主要原因:

1.公共服务领域,尤其是向美国公司开放欧洲的公共卫生、教育和用水服务,会引致公共服务的私有化。欧盟委员会起初称公共服务领域将被排除在TTIP谈判之外,但赫芬顿邮报称,英国贸易部长列文斯顿承认相关谈判仍在进行;

2.食品和环境安全。TTIP将导致食品和环境安全标准向远为宽松的美国标准靠拢,包括大幅度降低对转基因食品、农药和激素使用的控制,也包括生产过程中对有毒物质的控制。例如在化妆品中,欧盟禁止使用1200种成分,而美国只禁止12种;

3.银行业监管。伦敦银行界希望借TTIP放松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后对银行业的严格监管,使银行家们重获危机前的权力;

4.隐私权。TTIP可能会引致欧洲放松保护个人隐私数据的法律,以及限制公众对医药公司临床试验信息的知情权。

5.就业。欧盟承认TTIP可能引起失业潮,导致就业向劳工标准和工会权力更低的美国市场转移。

6.民主制度。TTIP试图引进投资者和东道国政府之间的争端解决机制,这个机制使得政府的政策一旦引发公司的盈利亏损,后者可以起诉政府,也就是说,未经选举的跨国公司可以左右民主选举的政府作出的决策,直接损害民主体制根基和国家主权。

总体而言,TTIP偏向跨国企业和投资者的利益,主旨在于通过贸易,攻克欧洲这个注重社会公平、环保和警惕消费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大本营,为私有化、小政府、降低劳工和环境标准、也为更大规模的消费主义开道。这正是英国着名记者Paul Mason在他备受瞩目的新着《后资本主义》一书中警告的趋势,这样的全球化很快就将不可持续,只能以一些经济体的崩溃或回返封闭形态告终。

更让反对者警惕的是,TTIP还是一条通往新自由主义的单行快车道,它不允许任何私有化过程被逆转和修正:像英国铁路私有化被发现不利于铁路服务发展,民调显示70%的人希望重新将之公有化的案例,将永远不可能被实现。也就是说,只许公有变私有,不许私有变公有,而美国昂贵的医疗服务体系很难让享受免费医疗的普通欧洲人受到感召。而在国情相异的亚太地区各国,接纳相似的TPP就更容易一些。

“我们觉得被美国政府剥削了。”来自慕尼黑的非政府组织Compact成员阿奈莉·普莱夫柯说,“TTIP对欧洲经济和文化非常不利,我们将在所有领域被美国主宰:从劳工权利到文化产品,从食物到就业。”环保组织“德国自然之友”的主席迈克尔·穆勒说:“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因为我们不想把未来交给市场,正好相反,我们要来拯救民主。”

ISDS:旨在保护外资

双方最主要的分歧是两个方面:食品安全和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围绕这两大分歧,再加上“棱镜门事件”的爆发,谈判严重失速。欧洲民众开始就“谈判黑箱作业极不透明,严重偏向跨国公司,特别是转基因食品、公共服务私有化”等问题,进行抗议游行。

ISDS机制允许外国投资者起诉投资所在国政府,这是欧盟民众最不能容忍的。欧洲议会目前通过决议,用新的司法体系来“代替”ISDS机制

TTIP谈判中最棘手的问题是对投资者的保护机制,即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当出现利益冲突时,外资可以绕过主权国家,在国际仲裁场合对投资国政府予以起诉。”

ISDS条款系德国人首创。1959年,德国和巴基斯坦签订的协议,德国要求保护其公司的投资免受亚洲国家不稳定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带来的损失。此后,这一条款通常会在自由贸易协定中加以规定。

欧洲专业的商业游说团体欢迎ISDS。一个重要的观点是,ISDS实际上并不能限制政府监管的功能:只要政府不对外资出台歧视性政策,投资者就无法使用ISDS来要求赔偿,而ISDS的最大作用,就是作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赞同者认为,在全球3236份双边投资协议中,只有不到3%的情况下,使用了ISDS条款。联合国[微博]贸发会议的数据显示,在过去30年中,每年根据ISDS原则起诉的案件为20起,在30年中一共为568起案件。其中2/3的情况都是欧盟国家企业起诉欧盟国家。与此同时,在过去的50个案件中,有54%的判决为东道国胜诉,仅有16%的判决企业赢得了官司。

但是,在欧盟民众看来,ISDS旨在保护外资,特别是大型跨国企业在投资国的利益。反对者认为,这很有可能使地方决策者易受到来自海外投资者法律诉讼的影响。ISDS条款的隐忧在于,由于东道国希望获得投资,从而在国内政策上作出妥协,进而妨碍欧盟的司法和公正,使公众利益受损。

从欧盟委员会获得的报告显示,97%的受访欧盟成员国公民反对TTIP中的ISDS条款,认为这损害了欧洲利益。

重压之下,欧盟则已启动ISDS的改革进程。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马尔斯托姆在5月中向欧洲议会提交了12页的ISDS改革方案。方案集中在四个方面完善这项最早由德国发明的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保护国家的监管权力,建立仲裁庭,设置仲裁上诉机制,厘清一国司法体系和ISDS仲裁之间的关系。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建立永久的投资争端仲裁庭,配备专职的仲裁法官;在具有国际共识的情况下,还可以建立具备上诉机制的国际投资法庭。

在一国司法体系和ISDS仲裁庭之间的关系,马尔斯托姆方案也做出了更为细致的完善:国内法的适用不会屈居ISDS仲裁庭之下,国内法可以列入仲裁庭考虑范围内,仲裁庭对国内法的解释对国内法院不具强制力。

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以5月28日对TTIP谈判建议的决议草案做出的投票支持马尔斯托姆,委员会以28票赞成、13票反对的结果要求对投资者与国家间的争端解决机制进行改革与完善。

委员会通过的谈判建议草案说,ISDS机制应该包括一个永久的解决方案,配备“公开任命和独立的仲裁法官”,以及“公开的听证和上诉机制”,并且尊重欧盟和成员国法院的管辖权。

欧洲议会7月8日以436票赞成、241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有关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议的谈判决议案,此项决议提出,用新的司法体系代替此前引起巨大争议的ISDS。

“现在很清楚了,ISDS必须由公共法庭所取代。”议会TTIP事务首席谈判代、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朗格会后接受采访时说。

但是美国国会参议院对移除ISDS修正案还持有不同意见,可以预见的是,在这个问题上,美欧仍将展开持久战。

转基因:严重威胁欧洲食品安全

美国的氯气鸡和有激素的牛肉是欧洲最不能容忍的,事实上,与转基因有关的食品都是欧洲民众不能接受的

对于食品安全问题,欧盟和美国之间的农副产品标准有着很大的差异,具体体现在转基因食品及添加化学物质的农副产品是否能在市场上流通。

欧洲长期坚持自认为高标准的卫生和食品安全政策,不允许转基因产品出现在餐桌上,并建立了全面的食品地理标志系统。

尽管欧盟高层不断表示,引入美国农副产品不会对欧盟食品标准造成太大影响,并承诺不会进口注射了激素的牛肉、鸡肉等不符合欧盟标准的食品。但民众依旧担心,广泛使用抗生素种出来的农作物以及其他转基因作物制品等美国食品的大量涌入,会使他们以后很难吃到纯天然的食品,严重影响欧洲的食品安全。同时,欧盟高层也意识到,引入大量美国农副食品,势必会对欧盟的农业和食品工业造成冲击。因此,双方在这一领域达成合作意向的难度可想而知。

以德国为例,德国民众强烈反对美国的氯气鸡进入其食品市场。这份欧洲反对的名单上还包括美国的牛肉以及转基因蔬菜。在更为保守的法国,甚至在乡村的杂货店中出现了身着小鸡服装的工作人员,以显示反对TTIP的重要性,并号召民众去市政厅表达自己的心声。此前,法国演员曾统一身穿小鸡套装,在公共水池中用氯气把自己洗了一遍,以教育公众TTIP将对法国人生活造成的危害。

欧知名智库反对TTIP:欧成美牵制中国牺牲品

6月4日欧智库马达里亚加-欧洲学院中心发表其主任德福安在比利时议会的听证内容,提出反对TTIP的三点理由并指出替代办法。

一、TTIP高于自贸协定,但谈判实际上不对称。美国对于税收、美元使用、竞争政策以及第三国市场的反腐等方面享有治外法权;美国是统一的国家,而欧盟28个成员国是松散联盟,内部市场建设尚不完整;尤其是TPP将在TTIP之前实施,结果对欧洲不利,欧洲成为美国牵制中国的附属牺牲品而被孤立。从机制上而言,规制不应是商业谈判的内容,而是立法者的职责。

二、基于以上分析,拒绝TTIP有三个主要理由。一是TTIP对于增长和就业的影响难以确定,十年后每年可能带来增长0.5%。且在欧委会报告中并未谈到TPP可能对欧向美出口带来的冲击。增长还可能会加剧德国等中心国家和边缘国家之间的差距。而且,由于欧盟在高附加值的垄断行业落后于美国,TTIP可能有利于跨国公司而以牺牲中小企业及雇员利益为代价。二是社会模式冲突。美国存在不平等,而欧洲主要特点是多样性,由此可能带来就业薪资和集体价值取向的差异。例如,美国某些州的薪资仅为德国或比利时的一半。环境保护、健康及食品安全、预防原则、补偿机制、争端解决等领域可能出现纠纷。美国的规模化农业和欧洲的多功能、专业化农业冲突可能加快欧洲农业走向集中和商业化。三是地缘政治风险。所谓用TPP牵制中国将分裂亚洲,中国有人力、财力以及战略眼光来形成区域反联盟,建设货币或商业区域。TPP是美国的一个根本战略错误,欧美如果谈成TTIP,欧盟就会成为不负责任的帮凶。

三、不能简单地对TTIP说不,而要找出替代办法。TTIP是欧洲首脑面临经济危机时的集体盲目决定,让渡某些主权到底是对欧盟有利?对美国有利?还是对跨国公司有利?在国际层面,应该继续追求商业自由化,为此应该选择竞争、税收、货币、农业补贴等领域的多边机制,形成“开放TTIP”的多边道路,在G20成员间形成“意愿联盟”。 欧洲层面,与德国探讨充分挖掘内部增长潜力的方式,设立允许分摊/重组债务的联邦预算,包括跨国公司、大型房地产等流动要素的财政协调,规范并缩小膨胀的金融部门规模。

(综合自凤凰网、国际金融报、驻欧盟使团经商参处、界面等)

图片 1

本文由银河国际平台网址发布于银河国际最新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撰写该报告的环境评估委员会主席Joan,旨在保护

相关阅读